新聞中心

EEPW首頁 > 牛人業話 > 奮斗帶來人生精彩,還得生在好的時代

奮斗帶來人生精彩,還得生在好的時代

作者:山坡君時間:2020-01-03來源:電子產品世界收藏

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名利二字,道盡人生大半,在一個“齊心一致向錢看”的時代,大學老師亦不能免俗。面對學校自上而下的各項考核,很多大學老師上午教課,下午寫本子,晚上搞科研,過的也是996的生活。但是我的好友周通面對考核選擇了自我放逐,他只教課,不搞科研,收入自然不高卻也不低,小日子過得不緊不慢,恬淡詩意。

本文引用地址:http://www.opuaih.live/article/202001/408883.htm

我一直認為,他之所以有今天這種面朝大海、只看春暖花開的生活狀態,真應該感謝這個時代。時代讓別人跌跌撞撞,卻讓他一路過關斬將,而這一切,不過是大時代變遷中個人命運浮沉的一抹剪影。

每年年初,周通所在的大學都會在征得教師本人意見的基礎上,對每位教職工們提出一些指標要求,大致就是課時、論文、專利、項目這幾項,細想下來,這些考核很好地對應了大學老師的兩大任務:教學和科研。定出要求后,學院會和每一位老師簽訂目標責任書,程序公開公正、手續嚴格嚴謹。到了年底,學院會拿出這些目標責任書來,和老師們“臘月三十算總賬”,上面列著責任要求,下面列著完成情況,無論完成好壞,每人一份,在院內公示。

每到公示之時,人心浮動,幾家歡喜幾家愁。老師們的收入和考核結果直接掛鉤,茲事體大,所以大家都比較重視。按照職稱高低、能力大小,目標責任書也各不相同,但是有一點是肯定的,老師們都很自覺,除了教課之外,也大都會在科研上自我加壓。

但是,凡事皆有例外,周通的目標責任書極其簡單明了,除了保證日常的教學課時之外,他給論文、專利、項目定的指標是個大大的鴨蛋。

周通對自己這么“減負”,任務定得這么隨性,是因為即便如此,他仍能得到一個相對體面的收入,而這和他們學校老師的收入構成密切相關。

在周通所在的學校,老師們的績效工資占了整個工資構成的40%,占大頭的是基本工資,基本工資和職稱相掛鉤,這在一定程度上保護了因為年歲漸長、精力不濟難以保質保量地完成教學任務和科研任務的老教授們。另外,讓我有些摸不著頭腦的是,周通說他們的績效工資包括基礎績效和獎勵績效兩大塊,其中的基礎績效也和職稱相掛鉤,也就是說,績效工資中也有一塊是不參加績效考核的,真是奇了怪了個了哉!

總之,在這種工資結構的“激勵”下,老師們一邊削尖了腦袋評職稱,職稱上去了基本工資和基礎績效工資就能穩穩當當地提高。另一方面,多上課、多發文章、多寫本子報項目,這能決定他們的獎勵績效收入。

同樣,在這種工資結構的“保護”下,有著副教授職稱的周通拿著不高也不低的收入,只教學,不搞科研,在周圍同事熱火朝天的奮斗中選擇了自我放逐,早早地實現了德國工人夢寐以求的“每周工作28小時”。

1578030133753088.jpg

可是,只教學不做科研的人可以評上副教授嗎?

需要澄清的是,周通的職稱晉升之路坦坦蕩蕩、清清白白,既沒有見不得人的職務侵占,也沒有權錢交易下的齷齪。他之所以能評上副教授,是因為他足夠幸運,踏準了時代的鼓點。

這一切,要從上個世紀末的高校大擴招說起。

上個世紀末,借著教育改革的東風,各大高校開閘放水,開啟了波瀾壯闊的高考擴招,鯉魚不用再躍龍門,越來越多的青年學子進入了大學校園。風起于青萍之末,誰也沒有想到,這次放水造成的“人口紅利”,會讓多年后邁入高校大門當老師的門檻越來越高,也讓高校教師職稱晉升的門檻越來越高。

周通和我一樣2000年考入大學,那正是大擴招的第二個年頭。本科畢業后我倆雙雙留校讀了兩年碩士,碩士畢業后,我進了一家科研性質的事業單位,他去了高校,那一年,剛好是2006年。

現在若是沒有985高校的博士文憑,想進三本大學的校門都難于上青天,但是沒錯,2006年那個時候,碩士是可以進高校當老師的,你說氣人不氣人?不僅進高校的門檻低,職稱晉升的門檻也低。當時周通學校的助教晉升講師的評審條件中,只需要兩篇孤零零的文章足矣,不需要有省部級或者市級的科研獎項。

就這樣,干滿兩年之后,周通順理成章地評上了講師。

邁過講師的門檻,下一步就是副教授了。他們學校晉升副教授除了對論文數量和發表期刊層次的要求有所提升之外,還需要有排名前三的基金項目,個人必須是省部級科技進步獎的主要完成人。

在這三項指標中,基金項目找人掛個第三不算難,大家抬頭不見低頭見,互相掛一掛就是了。在中文核心期刊上發表四篇論文,雖然比較難,但是可以慢慢寫,實在不行還可以買。獎項是最難的,這是一道沉沉的鐵幕,將好多排著隊晉升職稱的講師們拒之門外。

為了評上副教授,周通著實下了一番工夫。比起幾年前刷屏的那位教學水平廣受學生稱贊、但是至死都沒有評上副教授的上海交大講師,周通算得是一個懂得變通之人。他一方面硬著頭皮寫論文,另一方面讀了個在職的博士(但是沒有讀出來,這又是另一個值得大書特書的故事),進了導師一個后來報獎的項目的主要完成人名單。需要指出的是,“主要完成人”的認定標準其實是比較寬松的,拿省級科技進步獎來說,一等獎前12位、二等獎前9位、三等獎前6位都是主要完成人。

借著導師項目評上了省級科技進步二等獎的東風,周通在四年之內湊齊了晉升副教授的所有條件。

大風好借力,送他上青云,周通順利升級,躋身高級知識分子行列。隨后,學校慢慢地關緊了職稱晉升的大門。

時來天地皆同力,運去英雄不自由,你耐它何!

除了評副教授時寫過的幾篇文章,周通再也沒有其它拿得出手的科研成果了。評上副教授后,他自此開始了只看春暖花開的生活。

周通平時一周上三次課,不用打卡坐班。除了備課、上課之外,其它時間讀讀書、跑跑步,看看電影、陪陪娃,和孩子一起學畫畫,有時還寫點打油詩。暮睡晚,朝不起早,悠悠然然,興之所至,有時還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小日子過得就像詩一樣。

我知道,公平、正義的陽光并沒有播撒到祖國的每一個角落,頭頂一片天,腳踏一片土,還是有很多人竭盡全力,卻只能掙扎在溫飽線,削尖了腦袋頭拱著地,依然拿不到體面的收入。

但是,我寫周通并不是在拉仇恨。

在我眼中,周通所在的大學教師群體承擔著教書育人、科研強國的重任,本就該是高收入群體。中美貿易戰已然偃旗息鼓,但是兩國之間的科技戰爭必將持續多年,在這場或明或暗的較量中,真正有戰斗力上前線廝殺的主力中就包括這些大學教師們。既然仰仗諸君,多多拜托,自然也可以發錢多多了。

而且,周通做為他們中的一員,并不是那種借著混沌的時代大勢,躺在體制內不思進取、只求混天度日了此殘生之人。相反,他教書育人,答疑解惑,深受學生們的喜愛。雖然他在科研上不思進取,在教學上卻很上心。從世俗的角度來說,教學是他在學校里混的基本盤,從超俗的角度來說,面對一幫十八九歲的大侄子和大妹子對知識的渴盼,難道不應該拿出十分的認真和熱情澆灌這些祖國未來的棟梁們嗎?

他曾經不無得意地跟我說,學生們都很愛聽他的課。我想,如果這些孩子們不是出于“精致的利己主義”向老師拍馬屁,而是真正喜歡聽他講課的話,除了他教課教得好之外,也許是他那種洋溢在外的積極樂觀、熱情隨和的處世之道,讓人發自內心地想接近吧。

周通淡泊名利,放飛自我,很大程度上也得益于他早早地買了房,這當然也算是時代帶給他個人的小確幸。

身處二線城市,通過保質保量地完成教學任務,已經評上了副教授的他每年拿到手也有十萬出頭的收入,一年十來萬,養家糊口足矣。我媳婦說,房子給周通提供了最大的安全感,是他瀟灑的基本盤、立身之基,但是,做為他的好友,我寧愿相信,是他骨子里那種對生活的熱愛、對生命的浪漫,才讓他這樣恬淡安然、歲月靜好的。

在很多仍然奮斗在熱火朝天的工作中的人們眼中,周通身處高校卻不搞科研多少有些不務正業。但是細想下來,他能夠在年將不惑之際,保持物欲的淡泊,清心寡欲、安靜生活,把小日子過得輕松、恬淡,這不正是我輩夢寐以求的狀態嗎?而且,他的收入不高不低,這份收入也是因為之前多年的奮斗和現在的認真教學而來,清清白白,坦坦蕩蕩,讓人無可指摘。

在這個熙熙攘攘的世界里,有人選擇輕輕松松,有人偏愛緊緊繃繃,這些都是個人自愿的人生選擇。大乘經里常講,佛菩薩行處,令一切眾生生歡喜心。在這個物欲橫流的浮躁社會里,周通放低對物質生活的要求,自愿放下科研和隨之而來的高收入,把生活過得詩情畫意,就像一道美麗的風景一樣,讓接近的人自然地心生喜悅,這又何嘗不是一種菩薩行呢?



關鍵詞:

評論


相關推薦

技術專區

關閉
pk10稳赢公式